「叩叩!」

「叩叩!」「叩叩!」我敲了又敲他的心門,但沒有回應。

14692055_10207033215860790_3712039134985707275_o
Bergen, Norway.

我好像已習以為常,又好像不。當我以為我已經看慣了他深啡色襯衣的冷漠色,或許其實我愈看才愈有耐人尋味的新鮮感。你別以為太陽今天必定從西邊升起;你別妄想接機的人真的來了接機;你別幻覺從入境區走出來擁抱你的人真的回來了香港。或許不是敲心門的人敲錯了;或許這裡根本沒有會敲心門的人。

我拿起方桌上的咖啡杯吮了一小口,杯中裝的不是咖啡。「近來可好?」我沒有問。

「也好。」他沒有答,像極社交應用程式中人工智能的回應。

「我好想你。」我真沒有把這空洞的歌名說出口。

童話能謂童話,貴在異於日常;貴在忠於幻想。摩登時代童話不貴,隨處便溺,排泄物終泛濫。我拿起我們的排泄物又吮了一小口。

「謝謝你,肯陪我喝咖啡。我很開心。」沒有道出的是童話。「往後你願意繼續陪我喝咖啡嗎?」他說了等於沒說。

我沒有說「我不愛喝咖啡」,也沒有說我不愛喝咖啡。我看不穿他在想什麼。這個人真難懂。

14715085_10207033081017419_5969283136172688236_o
Café A Brasileira, Lisbon, Portugal.

我借排泄之故離開了咖啡店,在機場一號客運大樓內散散步。

終於回到香港了。昔日送君千里,終須一別;今日仍是送君千里,終須一別,只不過別的,是入境區另一邊的故事而已。我如何畏懼步出入境區,如何害怕打開另一道心門,如何驚惴要翻開的下一本書是摩登的童話,那些感覺至今仍歷歷在目,一提心驚肉顫,再提骨軟筋麻。我沒有想過把那些故事帶離入境區;否則故事變臉,成為事故,比衝口而出的表白更糟糕。寶寶有世界另一端的故事,但寶寶不說既是因為寶寶不想聽自己親手撕去格林童話書頁的聲音,也是因為那些是摩登角色排泄的聲音。

14682205_10207033056736812_1792265765831871995_o
Zürich, Switzerland.

香港就是這樣的一個摩登排泄物團,千百萬人之中,好運的你可碰到兩個臭味相投的自己,霉運的你也可以遇上更多,或是沒有遇上。誰擁好運?誰抱霉運?就要看你喝了幾多杯摩登咖啡;喝得愈多,排泄愈多,如此類推。我因見他凝視餐牌某處良久之故,懷疑他愛喝洛神花茶;但荒謬的咖啡店只供應排泄物咖啡。生於屎,長於屎,愛於屎,死於屎;香港第一永恒真理。

如此這般,我和他便不能邊讀格林童話,邊酌飲洛神花茶。

思末。我欲哭,然無淚。

今趟──

「叩叩!」「叩叩!」我敲了又敲自己的心門,但沒有回應。

14711218_10207033139258875_2314034001192093614_o
Þingvellir, Iceland.

「叩叩!」

於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中午十二時五十九分初修畢,於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下午七時三十七分重修畢。

鳴謝:葉朗日弟兄協助文字輸入,在此不勝感激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